系列叢書

---
相關購書資訊(請參考以下連結):

  •   錢鍾書先生(1910-1998)江蘇無錫人,幼承家學,清華畢業後留學英國牛津大學,學識淵博,為現代中國少數真正學貫中西的大學者。其學術著作《談藝錄》與《管錐編》已成為經典之作,研究者遍及海內外,號稱「錢學」,在國際上被譽為二十世紀中國最有學問之人。錢氏的文學創作也膾炙人口,長篇小說《圍城》尤聞名於世,曾拍成電視連續劇,幾家喻戶曉。
      台灣中央大學人文研究中心於錢鍾書先生百歲誕辰前夕主辦國際學術研討會,並將15位與會學者的論文合為《錢鍾書詩文叢說》一書,以表達對錢先生的敬重與懷念。本書涵蓋「詩論」與「文論」二大部分,探討錢先生的不凡學識及其精彩的創作。
  • 汪榮祖
    國立中央大學講座教授
    學歷: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哲學博士、美國俄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史學碩士、台灣大學歷史學學士
    經歷:國立中央大學人文研究中心專案研究員、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暨諮詢委員、廈門大學人文學院終身講座教授、國立台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諮詢委員會召集人、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歷史學門召集人、紐約Peter Lang出版社中國近代史叢書(Studies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主編、美國維琴尼亞州立大學(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榮譽教授(Professor Emeritus)
  • 《錢鍾書詩文叢說》序…………………………………………汪榮祖
    從中國詩論之傳統與詩風之轉變談《槐聚詩存》之評賞……葉嘉瑩
    由《宋詩選註》看錢鍾書的古典詩品味………………………張健
    筆補造化天無功——錢鍾書論李賀歌詩述評…………………王次澄
    錢鍾書《談藝錄》〈七律杜樣〉之考察………………………簡錦松
    從錢鍾書評英譯蘇東坡賦說起…………………………………龔剛
    新儒林外史——悅讀錢鍾書的文學創作………………………余光中
    中西交匯與錢鍾書的治學方法:兼評當代學風………………張隆溪
    脫胎換骨——《管錐編》對清儒的承繼與超越………………艾朗諾(Ronald Egan)
    《管錐編》稱引段玉裁、王念孫說述論………………………傅傑
    劉勰與錢鍾書:文學通論——兼談錢鍾書理論的潛體系……黃維樑
    憂患與補償:試探《談藝錄》與《管錐編》的寫作背景與心情……汪榮祖
    「用事不使人覺」——錢鍾書用典研究之一…………………田建民
    《春秋》書法之修辭觀………………………………………張高評
    義大利思想對於錢鍾書整體思維的貢獻:《七綴集》義大利引文之文化與語言分析……狄霞娜(Tiziana Lioi)
    清茶和洋酒——比較錢鍾書和楊絳的性格與文風……………莫芝宜佳
  •   錢鍾書先生字默存,號槐聚,民前庚戌十月二十日(1910年11月21日)生於江蘇無錫,1998年卒於北京,享年八十八歲。2009年之歲暮,錢先生百歲誕辰之前一年,台灣中央大學人文研究中心主辦「錢鍾書教授百歲誕辰紀念國際學術討論會」,為期兩天,商量錢學,緬懷這位民國學界最有學問的學人。
      與會學者多知錢先生生前並不喜歡別人研究他,更不喜歡為他開會,我們此舉絕不是從俗搞學術拜拜,而是的確認為前先生是百年難遇的精彩學者,勿忘斯人、斯學;於斯人逝世十二年之後以及百年歲誕辰之前,嚮往其人,研討其學。套用錢先生自己的話,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吧,我們甚願以素心人自許。
      錢先生生前死後已有不少人研究他,有更多對他極有興趣的人,已有「錢學」之稱。我們只能邀請到部分學者,有些學者無法聯繫到,也有些學者因為時間難以配合而未能與會,遺珠之憾勢必難免。我們很高興接受邀請的學者來自歐美、香港、中國大陸,以及島內學者,都是一時之選,具有代表性。兩日相聚,暢所欲言,極得歡聚切磋之樂,大家都覺得收穫甚豐。與會學者在會場發表的論文,計有十五篇,經各作者於會後修訂後,集編於此,呈現給廣大的讀者。論文大致可以分為詩論和文論兩大類,故額之曰「錢鍾書詩文叢說」,並以此為前新生百歲誕辰的紀念。
      詩論部分,首先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榮退教授葉嘉瑩女士解讀錢先生的詩。葉教授為當今解詩名家,於中國傳統詩詞造詣極深,自己也能寫一手好詩詞,人稱迦陵先生。她以八十餘高齡僕僕風塵來台與會,並願以其精湛的詩學來分析錢先生的《槐聚詩存》,提供〈從中國詩論之傳統與詩風之轉變談《槐聚詩存》之評賞〉一文,為錢詩作了仔細的解讀與深入的分析,認為錢氏以才情、智力、學識為詩,以工巧取勝,用典功夫尤其到家,如「哀望」一首,幾無一字無來歷,對詩句極為講究;然亦因性情之故,思緻工力與博學有餘,而略欠渾涵流暢、自然感發的興會。葉先生自謙很少研究近人之詩,故此文「管窺蠡測,妄加臆說」,然近人如錢先生所做仍是古詩,葉先生是以看家本領來處理新材料。錢先生用典淵博,業先生則解讀入微。業文提到錢詩自學以及詩須吟唱等,亦甚精確,猶憶錢先生曾語我:「學詩無他訣巧,多讀熟讀,讀時必吟唱,自能豁然通悟;弟作詩未嘗有師授,先君僅教作古文而已」。